手作的思考

    上星期在石硤尾創意藝術中心看劇,表演地方在中心的公用空間,座席不是一般的膠椅或摺椅,而是上圖的「竹凳」。
    感覺真好,聯想到每張竹凳都經過師傅工友們的一雙手做出來,然後放到這裏來給我們享用,特別有一種「人」味。記得有一次到四川去,那裡有很多茶館,傢俬裝飾都是利用竹製,非常有當地的風味。
    我常想,既然這些手藝式製品那麼有特色風味,應該有一定的捧場客,應該有它的獨有市埸,價錢也應該可賣貴一點,但為何這類東西,在本地市場上總給人一種非常小眾、乏力、夕陽、或奄奄一息的感覺!
    有人說這類製品的設計未能配合社會的實際需要,有人說因為經營者不懂把製品產業化,或不懂現代化的市埸推廣,也有人說是因為社會的經濟政策及產業轉型,窒息了他們的生存空間等。
    近年看見很多年青人在開展他們的「手作」世界,只見他們努力在少數的「創意市集」擺賣,但我卻不了解他們的動機心態,是業餘玩票性質?還是希望能走出一條自給自足的經營之路?若是後者,前人應該有很多經驗留給我們,但為何總見參與手作的人漸多,但對思考、討論、和研究其生存之道的人則甚少?

廣告

大型基建創造本地就業?

    有一種論調,認為大型基建或工程,會創造本地就業機會。
    現在房屋興建的速度,有如電腦的發展一樣快速。上圖是一公屋地盤,圖中所見,是一塊塊巨型外牆組件,正有待安裝,一旦地基打好,樓宇就像砌模型一樣,層層的快速向上升。
    有時深夜在街上走,會看見大型的貨櫃拖頭,拖著這些巨型的外牆組件走,震得地面響聲隆隆。
    回想童年時看過的政府宣傳片(七至八十年代),推廣建造業,或推介年青人參加建造業訓練課程,其中有一幕印象深刻,是一工人用磚砌牆,把水泥塗到紅磚上,一塊一塊的砌起來,另一幕則是一年青人加入建造業後很自豪的對人說:「這座大樓我也有份起的!」
    時代變了,這些外牆組件,相信是用水泥灌漿之類的倒模技術製造,而生產地也不會在香港,正如一部戴爾Dell 手提電腦,零件的來源地可來自廿多個不同的國家,相信建築也可以是一樣。
    在全球化,供應鏈管理,層層外判等因素下,究竟現今的大型基建或工程,會創造怎樣的就業機會?這點值得思考研究。

港式現代化:壓縮

    我常引用麥當奴這個例子,說明現代化管理的效率,為何麥當奴的銷售及生產效率如此強勁?答案就是「組織和計算」,在麥當奴的店內,每一件用品都有它指定安放的位置,每一部器材的安放,都為了配合員工動作的便利及效率,不論是甚麼「細眉細眼」的環節項目,都有它精心計算和嚴緊的管理。
    我欣賞麥當奴的這種「組織和計算」,但也認為有其現代化管理的毛病,正如一些朋友會說,到麥當奴去,只是為了「充飢」。
    香港人想學這種西式現代化的「計到盡」,多是因為空間狹小,經營成本上漲,因此出路只有一條,就是把甚麼都「壓縮」起來。
    很可惜,港人的這種現代化往往都來得「半桶水」,上圖是把抽屜設計在桌面下,安放糖及牙籤,原意是節省空間及省減經常補充用品的人力,但往往客人把抽屜拉出時便會阻礙旁邊狹窄的通道,其次客人看不見桌面上的糖和用品時,便會向「樓面」查問,間接增加了員工的工作負荷,而運用這種設計的茶餐廳,「樓面」每每需要在上菜後提醒客人所需的用品藏在抽屜下,同樣也是增加了員工的工作量,雖然可於桌面上加上告示,但最終是只將某種「人力成本」轉嫁為客人自助處理的方式罷了。

建築夢碎

    剛與客人會面,在回程的途中,碰上中大建築系的畢業展,近年對建築興趣濃厚,展覽看得津津有味。
    年青人充滿夢想和理想,對社會的關注可從作品中顯現出來,作品涉及對環保、社區、保育、空間善用等題目。
    可是在觀看的過程中,浮現在腦海中的卻是一連串的社會問題,保育、蝸居、炒賣、屏風和發水樓等!心想,我們沒有能力提供設計方案去解決這些問題嗎?其實每年的建築畢業展,都有針對這些環保及保育等題目的作品,但在香港,大家都明白這是夢想多於可行的「設計方案」!
    一個缺乏公民意識的社會,一個由地產財閥支配的社會,一個人民把居室作為資產增值工具的社會,這些畢業生的作品有多少實踐的空間?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在《負建築》中提出研究建築應與政治及經濟掛勾,這點我是絕對認同的。

第十四屆中大建築系畢業展  LIN‧E‧AGE
www.arch.cuhk.edu.hk/gradshow

參考:訪羅慶鴻談《政經建築觀 ─ 香港都市發展實例反思》
http://programme.rthk.org.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radio2/bookview&d=2010-09-25&p=421&e=117382&m=episode

設計評論的性質及現況(三)

    例如有人批評某件作品沒有創意,我就會反問:「設計是否一定跟創意扣上關係?」因此要評論這件作品,我們必須對設計的定義有所共識,否則又只會陷入僵局。但如何能令大家對設計的定義有所共識,這是教育的工作。雖然教育應容納多元的思想理念,但最少也應該有一種比較主流或具共識的設計定義,再基於這個定義,供大家去討論、運用、挑戰和改進。很可惜,香港對教育大眾何謂設計似乎仍未夠全面,而學生亦忽略其重要性。一般的設計教育,評論或評審都是按導師基於學生的功課習作,在課堂上作出個案式的評語,或導師與學生之間的互動討論,然而,這過程中涉及不少個人色彩或取向。而設計評論的推廣,除了在學校以外,也應伸延至其它層面,包括企業內部的決策層,及在工作上與設計有關之人士,因為社會環境及經濟模式的轉變,愈來愈多非專業設計師牽涉入和設計相關的領域中。我曾經與一些外國大機構負責設計的非專業設計師人員合作過,認識他們對設計的理解及在評審過程中的現代化及系統性,這都是值得我們參考學習的。
    設計的定義與設計方案的「主題明確」有著密切的關係,而設計評論的第一步就是確立一個明確的討論主題。(完)

設計評論的性質及現況(二)

    香港的設計評論可說是連「萌芽」的階段也談不上,而一般市民大眾對設計的公共性亦不太關注,就算少數學術單位和設計機構有溝通,亦大多只是小圈子式的交流,根本就談不上實質的效應,問題之複雜,不能在此詳盡說明。反觀沒有那麼重商業情境為後盾的藝術界,其藝術評論雖談不上發展成熟,但比設計評論已先行多步,有藝術團體培訓藝評人,專注藝評的工作者亦常有文章刊登於報章雜誌,市面上也曾出現少數本地藝評的書籍,事實上,一些藝術評論的技巧是可以運用於風格化或視覺傳意的設計上。
    藝術評論和設計評論兩者間有不少差異,藝術家與藝術作品的關係比較直接,即藝術家個人能主導藝術作品的結果和面貌,因此藝評者從掌握藝術家的背景及創作脈絡,繼而比較容易理解藝術作品出現後的種種效應,因為這一切大概都有跡可尋(從流通的文獻上),即認識創作背後的來龍去脈(Context)及藝術界和大眾的反應,這是比起設計評論容易處理的。而設計評論剛好相反,一個設計品的出現,當中涉及大量不同的人事和決策,顧及不同的需要及考慮,創作背景相當複雜,一個全不知情的局外人應如何理解及掌握這些資料,繼而作出理性和邏輯的推論,去對作品的優劣下評語?例如一些純商業設計,某些評論者就連設計品的目標受眾也弄不清楚,便談論設計的這不是和那不對!
    正如上文提及設計評論需以知識理論作為褒眨設計的基礎,而辯証的過程亦有方法可依,和藝術評論一樣,很多評論過程最後都會回歸「定義」(Definition) 這一起點上,正如辯論比賽一樣,開始時雙方都會為題目作出「定義」,然後才可以根據這「定義」作出進一步的邏輯推論。

設計中的設計

    如果你認識「無印良品」這個品牌或「Re-Design」這個展覽,我想你一定會注意到原研哉這個名子。
    原研哉是一個日本中生代的平面設計師、日本設計中心的代表、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和一些成名的設計師不同之處,是他不只是一位實戰的設計師,也是對設計理論作出探討的研究者,換言之,他是一位會反思「何謂設計?」的文化工作者。
    因此本書的第一章,劈頭就問「何謂設計?」,帶引出近代設計發展的因由。第二章是承繼第一章的伏線,探討「Re-Design」這一概念,「將日常生活未知化」是我們對設計的意識形態之再問,介紹了多個在「Re-Design」展覽中的例子:方形廁紙卷、樹枝火柴、人形茶包等。
    原研哉是一位平面設計師,因此在第三章裡介紹了「資訊建築」這一概念及其相關的作品,這一章豐富一般平面設計師對平面設計的淺薄理解—平面設計非單純的影像再現,它還能呈現不同的資訊層次……
    第四章介紹「無印良品」的廣告理念,對日本文化有認識的讀者,相信不難察覺第四、六及七章實質是探討和介紹日本文化在其設計中的哲理呈現—「禪」及對大自然的崇敬尊重。第五章「欲望的教育」,我認為是最值得設計師深思的一章,而那條老問題又在心中打轉:「究竟是設計改變市場?還是市場侷限設計?」,只見原研哉層層進發,從資本主義、企業價值觀、品牌、市埸、CEO、全球化到日本人的生活環境,一步步帶給我們相關的啟示。
    最值得向這位文化工作者致敬的地方,是他不是那些只懂爭名逐利的設計師,或是那些跟紅頂白的學者潮人,他認真的去實踐其設計理念之餘,還不斷的檢視思考自身的設計行為,在最後的一章「重新配置設計的領域」,他對情報與設計的三個概念:「傳達設計」(Communication Design)、「視覺傳達設計」(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作出意義上的解釋,文中提到:『草率地捨棄某東西,且再找某東西來替代的行為是很輕率的。若隨著科技的發展,而平面設計師的活動領域或內容有所變化的話,我倒希望能透過那些活動來逐漸刷新賦予「平面設計」的意義……但希望大家別把平面設計視為過去式,使其內容也跟著時代進化才是最重要的。這同時也意味著「平面設計師」自己本身的一個進化。』(p.269)我作為一位平面設計師,亦深受作者此言感動。

編著:原研哉著,黃雅雯譯
出版:磐築創意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