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

這書出版至今已有七年,是 2011 年的作品,與《切切平面設計》相隔十年,今次同樣是 copyleft,歡迎下載。《切切平面設計》談的是設計生態,而《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談的是設計評論及評審的方法,推廣此書時是以「拋磚引玉」為標題,因為和《切切平面設計》一樣,同樣是香港的「第一」,第一本談視傳設計評論方法的書,同樣可悲的是「拋磚未能引玉」。

向來認為香港設計應有三大基礎支柱,設計思維、設計管理及設計評論。前兩者都曾是設計學界一時之熱話,後者則罕有談及。出版這書純是個人意欲,完全沒有考慮大市場,所以書名也是「趕客」之作,但只要是有心人,並不會介懷這個嚴肅的書名。設計評論及評審非常重要,若對它沒有正確的觀念和教育,再去談設計思維和設計管理是沒有意思的。

若要找《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的紙本,可到公立圖書館借閱,否則可在以下連結下載 pdf 版,我似乎每隔十年便會有新的著作,那要看在 2020 年會否有新書完成。

陳嘉興

下載連結:
視覺傳意設計的評論及評審

切切平面設計(修正版)

時光飛逝,《切切平面設計》已經是 18 年前的著作了,18 年是漫長的時日,如果當年你正修讀設計,或剛畢業進入職場,今天你可能已是資深的設計師、美術指導、一間設計公司的老闆,或甚至已離開這個行業。18 年後重拾這本著作,當然感慨良多,這是我第一本著作,當年只有約十年工作經驗的我,膽粗粗,一鼓作氣的寫下這書,而且敢說是香港第一本談及本地「設計生態」的著作,可惜的是,直至現在,它仍是第一本。

沒有太多顧慮,只抱著「面對問題、正視問題、解決問題」的原則,自資出版了這書。幸運的是當年初版全部售罄,反應不俗,有從事設計的朋友感謝我把他們的話說出來,也第一次到電台接受訪問,印象深刻的反而是有一次乘坐地鐵,看見一女孩正閱讀這書,想誰也不知這書的作者就站在她對面,這種高興和滿足是旁人難以感受的。多年後,一些在學時期也曾讀過這書的人,而今天卻成為朋友,人的緣份也藉由這書牽引著。

重拾《切切平面設計》,主要是把多年前這書的設計檔案,轉換成 pdf 檔,放在網上給大家下載。上年香港有兩間歷史悠久的設計書店相繼結業,我也不打算以實體書發行次版,今次我稱這個 pdf 為修正版。

重看這書,當然發覺在寫作或設計上問題多多,畢竟它是 18 年前的作品,如果那麼多年後仍覺問題不太,那有問題的應是我才對。今次的修正版內容無變,但糾正了一些錯誤及寫作上的語法問題,清除大量的「贅肉」,及改善版面設計等。

18 年前香港的平面設計業當然與現今的不同,雖然書中部份內容已過時,如提及有關設計公司的電腦應用、資料庫的倡議等。香港平面設計的生態情境,製作技術和科技應用等都已有很大改變,但書中內容背後的思想概念,相信仍有參考價值,也值得細味回顧。

陳嘉興

下載連結:
切切平面設計

尋夢者

尋夢者
.

作品以摺床為主體,當年公屋空間狹小,摺床成為擴展睡眠空間的物品,不少「男丁」更將摺床直接架設於公屋走廊或轉角位就寢,這種「周圍瞓」,能屈能伸的精神,直接反映在這種器物上,而當年獅子山下的一代,摺床上的夢,多少能在今天成真?

作品模擬當年「周圍瞓」的體驗,參觀者可直接試瞓這種尼龍摺床,其次「尋夢者」會遊走香港不同地點拍照,試圖將摺床的符號意義連接當下的時空處境。


當年公屋的「周圍瞓」,下圖白圈是舊式的帆布床(網上圖片)

WYCD


下載連結:WYCD Poster A2


你可以做嘅嘢(一):體制外的通識教育

前日向一些中大學生提到「體制外的通識教育」,那何謂「體制外的通識教育」?而我又強調自己向來都「唔 Buy」香港嘅教育制度,主因亦唔係呢一兩年發生嘅事,因為無論英殖時期或依家,「教育」(體制內的)向來都係操控意識形態嘅工具……

體制外的通識教育?舉例,如果由 NGO 搞嗰導賞團去睇香港嘅建築,我會話畀啲學生聽,以前啲「唐樓」唔係咁嘅,原裝嘅,外面全部都係「騎樓」,好鬼靚!不過香港五十年代係短時間有大批大陸難民湧入,當中可能有你啲阿爺或外公,香港負荷唔到,於是將啲騎樓用窗封哂,間多嗰房嚟畀人住……但係點解會係短時間有大批難民湧入?咁你就要用你嘅「技巧」,介紹下大躍進,或解釋下何謂「艱難的探索」。

以住嘅建築導賞團唔會連結到大陸嘅歴史,但你會,再藉住大陸嘅歴史去講你想講嘅嘢,咁你就做到嘢。

咁你嗰問題就再唔係體制內嘅通識教育俾人改成點,而係你點樣可以將啲學生嘅學習焦點由體制內轉移到體制外。

你可以做嘅嘢(二):保留元氣

去留各有自己嘅選擇或原因,但留低冇用?當然唔係!即使你認為冇能力做其它事,你留低唔走嘅價值,都好重要。

大家要明白,掉核彈,係要消滅第一排嘅人同組織,跟住就係文化同教育嘅改造工程,了解對家嘅人,都會知大概嘅「程序」係點,一步一步咁進行中……

滲透换血不在話下,唔係依家先開始,其實已經做咗廿幾三十年,係最有效嘅「奪舍」工程。

我想講嘅係「元氣」,就係依家最重要嘅嘢,當元氣盡失,唔使同你惡鬥落去,你自己都會玩完。走一個,換一個,將來唔使搞乜普教,你走出街,聽到嘅全都係普通話 ,價值觀、意識形態、生活文化,全部都係佢嘅人。

唔走,唔係叫你只可以做個順民,而乜嘢係「偽順民」,自己諗諗係乜。保持清醒,唔好好似上一輩人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所以話「唔走」,其實已經做緊嘢。

你可以做嘅嘢(三):參與,連結,結社

可以做嘅嘢真係好多,兩年很快過去,有朋友人說香港人已醒了,這點我不太認同。

兩年間行出來的人確實很多,但並不代表公民意識的醒覺,因當中夾雜很多感性因素,甚至單纯的利益衡量(可因為修例對個人安危的考慮,多於對公民權利的堅持)。

可從多方面觀察一個社會公民意識的水平,例如「結社」,大眾參與組織團體的氛圍,都可看出這水平。還記得年多前的「工會潮」嗎?香港人好似突然驚醒,我們需要工會,需要各行各業的工會,無論背後動機是當刻的政治原因或「工會」的實際需要,香港人在那刻才知道「結社」的重要(就是團結、動員、議價、甚至是一種抗衡的力量),才匆匆忙忙的急就章起來。

所以現在就看到對家正逐一去打壓僅餘有這種力量的組織團體,瓦解公民社會的基礎,當所有這類組織團體都消失後,香港人才會驚覺以往一直忽視它的價值和意義。

當「結社」仍未成為非法行為,仍未全面受到監控,就要盡量利用紅綫下的結社空間,即使毫不涉及政治的結社行為,也有它的作用價值,多留意及参與組織團體的活動及工作,連結自己工作界别的朋友同儕,連結相關的組織團體等,總之,這些連結,你我都可以做,這也就是他們在入獄前所說的「織網」,也就是公民社會的基礎。

極權社會最樂見的就是社會上每人都自顧自身,單元化,互不相助連結,那就是最好對付及控制的。

你可以做嘅嘢(四):圍爐有用

最近大家都能見到,一些具規模歷史及動員力嘅組織都被一一瓦解,唔好覺得突然,係已定好嘅程序。呢啲具動員力嘅組織瓦解後,公民社會係咪就唔存在,呢點大家要去諗諗。

或者清醒啲,如果你每年都唔去六月嗰個集會,又或者你唔係做教師,最近發生嘅嘢,你可以話對你冇乜影響。其實香港人高估自己公民社會嘅水平,我哋只係一班習慣守秩序嘅人,其實對「公民」概念從不上心。

我有次去某學院講 talk,問在場嘅學生乜嘢係「公民」,冇邊幾個答得出。自己亦都係搞組織嘅人,最能感受到香港人嘅「唔知一個組織係搞嚟做乜,加入去有乜著數?」

香港人對組織嘅「參與」,極其量都只係啲 workshop 同興趣班,僅此而已。一個組織嘅功能唔係只去籌辦興趣班同提供購物優惠,更重要嘅係加強同儕之間嘅 bonding 。

無論商議爭取共同權利 ,或簡單嘅圍爐活動,都有助呢種 bonding 嘅建立。大组織被消失,唔代表其它細嘅唔可以播種生根,年青人應該摒棄那種「討厭組織」的心態,反而從中學習成長,學習點同人溝通,商議同合作,學習點同人建立 bonding 。

試想想對家點解咁針對呢啲組織?好明顯對佢嚟講「組織」就係一種隱患,要清除,而你卻愚蠢哋自行放棄,人際關係「原子化」,這就是對家最樂見的。

你可以做嘅嘢(五):支持及建立經濟圈

經濟圈一般都指飲食或者少數其它類形店舖,其實任何行業都可以形成經濟圈。以往我哋對經濟圈嘅諗法好侷限,又或者懷疑佢有乜嘢用,其實係好多年前,香港係有「紅色經濟圈」嘅,大家可以諗下人哋以前點解咁做。

經濟圈的成敗好視乎網絡的建立或資訊的流通發放,之間嘅互動,同係咪持之以恆,唔係三分鐘熱度。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為經濟圈出分力,除咗日常生活中盡量去幫襯,自己也可以出力去發展擴大佢,無論你係做會計翻譯或裝修,首先喺日常工作或生活中,去辨別或結識「同道中人」,無論同行或客戶都係,建立網絡,盡量在同道之間做轉介,呢啲都係好簡單,可以係红線之外做嘅嘢。

你可以做嘅嘢(六):保存真相,講真歷史

如果大家有留意 YouTube 或其它網上資訊,近年的確多咗唔少講歷史嘅節目同資訊,呢點好重要,把真相、記憶同真實嘅歷史保留,係大家嘅責任。

回想自己以前所接受嘅教育,即使英殖年代,唔好講啲「誤導」嘅歷史,好多嘢都係講啲唔講啲,有啲嘢想你知,有啲嘢唔想你知,有啲嘢想喺你腦中淡化,鴉片戰爭、八國聯軍、辛亥革命等等,全部都要重頭認識過……

向來歷史都係當權者嘅管治工具,直至互聯網出現,資訊環境改變,自己先有醒覺嘅機會。

依家唔係古代,唔會有「焚書坑儒」,到呢刻香港仍未「完全」封網,資訊嘅搜索同進出仍有空間,所以整理過往真實嘅史料,保存在安全的地方,買唔到嘅書可托人寄過嚟,搞下啲讀書會,就算同朋友飲咖啡時都可以吹下啲歷史經,呢啲唔係只有學者高人才能做嘅事,而係每個人都可以做嘅嘢。

下一代人將面臨洗腦嘅年代,這些歷史資料尤為重要。
Photo from Albert Hsieh CC

你可以做嘅嘢(七):自造媒體

洗腦嘅條件係單一資訊發放渠道,及對所有媒體嘅全面滲透同監控,現階段嚟講,離全面滲透同監控仍有一段距離,羊村事件可以話係殺雞儆猴,亦見第一線嘅書籍及節目下架或取消,但香港始終係一個訊息高度流通的城市,意識形態嘅改造並唔容易。

其實「自媒體」嘅運用可以靈活多變一啲,今時唔同往日,成立自媒體嘅門檻好低,稍為揾啲相關專業嘅朋友,以極低嘅成本,就可以搞自資出版,搞網台直播等等。

冇人叫你搞啲最衝擊紅線嘅内容去自投羅網,但好多內容其實都可以宣揚或教育既有嘅香港價值及意識形態,依家啲人接收資訊嘅情況同以前好唔同,媒體數量越多,洗腦就越難成事。

嚟緊係意識形態嘅對決,有心人要做好準備。

你可以做嘅嘢(八):新社媒生活

聽聞黄絲很吝嗇 share 同 like,我自己就係一個很熱衷 share post 嘅人,那只係一 click 嘅事,對自己一啲損失都冇,好嘅 post,share 出去造福人群,何樂而不為?

社交媒體靠你嘅 data 賺唔少,佢提供啲免費平台又有 share 呢個功能,點解大家唔盡用?佢攞你嘅 data 去賣畀商家做廣告,咁點解你又唔用番佢畀你嘅免費功能去傳播有意思嘅訊息。

生活上一啲簡單行動,已能有所幫助,除咗多啲 like & share, patron 一啲自媒體,協助佢哋發展,或者再盡啲轉埋去啲冇咁仆街嘅社交平台。點解咁做?呢啲已喺上一篇講過,唔再重複,依家係資訊碎片化嚴重,冇主流媒體,又或係全部主流媒體都俾人收編晒嘅年代,正如上篇所講,意識形態之戰正展開,新社媒習慣,只係舉手之勞,唔好淨係做 CD-Rom 啦!

你可以做嘅嘢(九):自我修為

呢篇係「你可以做嘅嘢」系列最後一篇,前後九篇,主要想話畀一啲人知,事情未完結,責任、能力、方法、意義等,一切都在乎你自己,係冇藉口嘅。

社會係由人組成,改變社會,最先就係改變自己,極權最終係要改變每個人嘅思想同行為模式,而「完美的極權」就係先磨滅你嘅抵抗意志,然後令每一個人從心底裏「心甘情願」咁接受極權统治,簡單啲講,就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所以必需毋忘初衷,唔好習慣,唔好麻木,要保留實力,以時間换取空間,啲唔合理嘅,就要識得乜嘢係不合作、不理會,要不斷學習提升(愚昧係極權統治嘅基礎),最重要嘅係拒絕犬儒認命,拒絕失敗主義。

另一方面,要提醒自身唔好放棄公民社會嘅參與,「原子化」係極權社會最樂見嘅現象,如果你從事嘅行業有工會或相關組織,就請支持同積極參與,做實事同謹守專業精神,認識哈維爾講嘅「平行結構」,捍衞本土文化,要保護原有嘅思想價值,意識型態之戰已展開,要守得住自己嘅人格,磊落真誠,上面講嘅其實就係一種個人修為。

最後,如果你已經移民,或係因為呢幾年發生嘅事情令你能夠移民,請唔好忘記所有付出代價嘅人,九篇「你可以做嘅嘢」提及嘅,喺你現在處身嘅自由世界都一樣可以進行。 🙂💪

劣質設計師


想寫這編文章很久了,坊間漸對那些「各打五十大板」的評論文章有意見,即是説,看似偏激的文章,又如何?總好過永遠犬儒,真正有意義的,是你敢於面對、正視及積極解決問題,這是我的人生態度。

*    *    *

劣質設計師充斥香港,但如何介定一位設計師劣質?這點就很少人討論。由教育開始, 很多年青人去讀設計,背後的動機很含糊,香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沒有讓年輕人在成長階段中去探索生命和認識自己,以一套既定的標準為各人洗腦,當他們失落於這套標準時,便會感到迷失,每次聽到學生説困擾,除考試壓力外,便是選科,或選擇研究題目(大專生),「自行選擇」是他們的大難題。

説來荒謬,去讀設計的學生,很多都是不知自己可做什麼、可讀什麼的一群,對設計沒有理想期望,他們心想容易渡過兩三年的所謂學設計,出來社會找一分不算是藍領,名字不難聽的工作便算。況且普遍年青人愛動漫,愛新奇型格事物,以為自己會愛上設計。更可笑的是,除了大學外,大部分設計院校都是沒有收生門檻,而荒謬的是你會得知不少學生選修設計的原因,有的是因為不用考試,有的是因為自以為好型好自我等。畀得起錢,學院又無門檻關卡,“HEA” 得過兩年,一紙在手便説自己是設計師,現在各大設計院校,最憂心的不是質素,是收生人數是否足夠。

上述的大概是劣質設計師的「根源」,若你是學生,也希望你不是上述的那一種,請不要誤會,我同意不必用一種功利主義的心態看選科,同意無論你選修什麼科目,也不一定需要與將來的職業掛鉤,同意尋求知識的機會應是平等及公開的,同意無論你在修讀什麼,都可單純看作是一種知識探求或享受學習生活的過程,但最不同意的,是你根本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劣質設計師的根源,主要是一班不太清楚自己「要乜」,“HEA” 著地所謂「學設計」,得一紙證書後進入設計行業混兩餐的人。

很多這類入行者,其實不太清楚設計行業是什麼一回事,或不了解作為一位設計師應具備的特質,社會(包括業界或學界)也把設計行業的資訊及業內情況、流於表面及扭曲地呈現出來。設計行業不是一般行業,它除了要處理很多主觀的抽象價值(如美學上的),還有很多從工作(作品)中表現出來,有關設計師的狀態能力,情況就如運動員一様(可參看本網誌《設計師如運動員》一文),它不是一種單單「任務完成」或「交差了事」便算的工作,一些工作行業,只要你循規蹈矩,完成任務便可以。但設計行業需要你真心愛設計,對設計有持續的熱誠,對世界好奇,對知識尊重,否則你不能成為一位活生生的設計師,只會變成設計喪屍。

換句話説,設計是一種「志業」,從業者需對自身及行業有所要求,甚至擴大至對世界的一種理想或改造,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可惜不少劣質設計師,他們沒有上述特質,只視設計為一工作(Job),是單純的上落班,出糧放假,就是如此。

設計工作的性質與一般工作有別,因此要求設計師的能力質素也特別,我的設計生涯中,感受到本地的客戶對香港一般的設計師,其評價是不高的,相反設計師對客戶也有不滿,客戶認為設計師不懂商業,創意不高,設計師則認為客戶只懂千改萬改,不尊重設計師等千百種劣行……多年的設計生涯中,這些問題經常在設計師之間出現,老生常談,自己也感到厭倦。

因此若立心當一位真正的設計師,就要有其心理準備,在入行前,至少要對這分職業有基本認識,包括工種、層次、要求、薪酬及前景等,但必需注意,要看的不是那些「一將攻成萬骨枯」的成功個案或極端例子,要看的是地區及普遍情況,因為你可能不是那每一百位中的唯一一位設計明星。話雖如此,如果你真心愛當一位職業設計師,十中有九的原因説當設計是一份爛工作,但只要有剩下來一個單純愛設計的理由,你或許會「食得鹹魚抵得渴」,所以不想成為劣質設計師,這點請慎重考慮。

究竟那一種心態才算正確?這關係到設計師本身的性格及對設計「基本概念」的認識,做設計不是搞藝術(雖然設計有藝術成分),先不理會客戶本身,有些設計師本身性格就非常自我,從剛畢業開始便是這樣,若果這種自我不能隨時日經驗而調節,這類設計師都不能在這行待多久,我多年來就曾遇見不少這類年青人,他們難與人溝通合作,而最終都不能待在一間公司裏「打工」,或許他們會轉職到其它行業,或自行創業等。

每人都有自我,分別在於處事中,自我的投放程度有多大,「自我」不是致命傷,但若自我加上自傲,那問題便嚴重了,設計師本身的知識面應是廣闊的,若一位設計師自視品味超脫,思想高人一等,那他如何理解世界不同階層的人及其生活,如何謙卑的去接收自己不懂的知識?這類設計師極其量只能留戀在自視「貴族」的階層裏。

說到底,做設計和很多行業一樣,要有好的溝通能力,如何與上司、同事、客人溝通相處,而做設計更需加上相當的邏輯辯證能力,如果你自視為性格巨星,長不大的小孩,結果只會是「撞板多過食飯」。

回説劣質設計師,就是他們對設計能力的認識有多少。常説設計師的知識面要廣要闊,對事物要有好奇心,絕不是孤陋寡聞的宅男宅女,加上設計專業確實有不少實實在在的「硬知識」,而「硬知識」是什麼?是設計理論,章法守則,或由多方經驗累積出來的知識,設計師雖自問對這些「硬知識」認識多少,不能空談前衛超脫,以盲目破格為借口,實質是不學無術,不知變革為何,上文不接下理。現實是不少劣質設計師,以為認識了丁點兒軟件操作技倆,便可以利用所謂創意的名號混兩餐,自以為是,自欺欺人。

要人家尊重你的職業,你也必需對自身的職業有一分尊重,即「敬業」,也就是先做好自己,問問自己是否一位稱職合格的設計師,那你才能站穩陣腳,才能對行業生態中的種種作出控訴。明白香港的設計生態千瘡百孔,但那不是今天的事,而你卻永遠像個「被虐者」一樣,「呻」可以一時,一刻的情緒宣洩無妨,但當一世的 Loser 則需避免,若你要一世擁抱失敗主義,那請離開這個行業。而真正有意義的,是你敢於面對、正視及想辦法解決問題,而不是一世犬儒。

香港精神︰馬死落地行


上輩人有一句說話「馬死落地行」,今天的香港人變得有錢,已少說了這句話,回想五六十年代,大量國內難民偷渡客湧入,經歷高山大海偷渡而來,都是生命力最強的一群。

我小時候經常聽到:「撈唔掂,最多賣晒副身家,揼架木頭車去賣魚蛋囉!」,確實當年「流動小販」是貧苦大衆的最後防線,大家都有著「馬死落地行」的精神,一無所有,Nothing to lose,就有這種勇氣。

「走鬼呀!走鬼呀!……」,這種情境已成歷史,八十後的香港人恐怕從未見過「走鬼」這一幕,當年流動小販的「流動」,基本就是一種與政策制度的周旋搏奕,所以你從這邊來,我從那邊走,你從那邊來,我從這邊走,因此你會看到小販車有前後手柄,不用「調頭」,立即起動,前後手柄就有此妙用。

如水一般,小販車的設計指向靈活,能滲入大街小巷,見形勢,轉陣地,所以它的尺碼大細,長闊比例,特別配合香港的空間環境,上壆過路柱,進出電梯,都能靈活走位。

最後流動小販都賣自家嘢,不像現在入了舖的小食店,貨源單一,食不出自家味道。

其實當年的小販車,無論在營運或本身的設計上,都最能代表一種香港精神。 

諗至少五年以後嘅嘢

N 年前香港嘅設計生態,啲畢業生諗啲上火星嘅嘢,會畀業內人士笑,認為離地萬丈,不切實際,所以有段時間,IVE 嘅畢業生比理工嘅更搶手,因為佢哋做緊嘅嘢,正正就係啲老闆公司做緊嘅嘢……

N 年後,設計難撈,僧多粥少,設計生態失衡,傳統設計已很「普及」,勢頭難再。今時今日,我反而鼓勵啲學生或設計師朋友,多諗啲上火星嘅嘢,think big & have a vision……

自已係大細公司都做過研發,好明白香港老闆啲心態,以往佢哋嘅思維都好離唔開上述嘅「實際」,要求你嘅嘢都係基於當刻時勢嘅嘢,依家興啲乜,就想你出啲乜,Forecast 範圍唔出三年之外,要過到今年先講將來,但我同同行講,如果係咁不如唔好搞,你真想搞研發?最好諗至少五年以後嘅嘢,信我,點解?

因為如果你 forecast 唔出三年之外,要食快餐,其實你知唔知你依家做緊嘅嘢,人哋五年前就已經準備緊,到你雄心勃勃要推出時,就會發覺身邊嘅同道多的是,而且做得好過你的大有人在……呢啲經驗,我遇過兩次,當你老闆突然發現有人啲嘢橫空降世,仲勁過你搞緊嘅嘢,就會兜頭冷水照頭淋,兩年 project 即刻打入冷宮。

講呢番話,其實係 recall 番我幾年前同啲 VC ( visual communication ) 嘅設計朋友講,諗定啲 VR 嘅嘢係時候啦 (當時 Microsoft 剛介紹佢哋嘅 Hololens …… ) 

Photo; Microsoft Hololens from: Ramadhanakbr CC

咁簡單點解唔做?


做咗咁多年設計,做過很多公司,見過不少在職設計師,也知設計喺香港係一個「充滿怨氣」嘅行業……

例如我有一位朋友,同樣都係做設計(產品),佢就話唔知點解嗰啲設計師成日話窮,話人工低,而佢識做設計嘅朋友,有啲都做得幾好,揾到錢。

又例如我有一位前同事(多年前的),已冇打設計工好多年,我哋曾一齊捱過日以繼夜嘅 OT 日子,所以依家佢印象中嘅設計工都係 OT 到暈,冇晒私人同家庭生活,但我同佢講其實唔係,啲機快咗,好多嘢又唔使攞去印,依家冇以前咁辛苦啦,好多工唔使開咁多 OT,當然仲有啲好地獄,主要睇你想做乜,同喺邊類公司做。

仲記得以前做 Design Manager 嗰陣,揾過啲 freelancer 上公司接 job,兩位人兄開價相差幾倍,好明顯價低嗰位唔識報價,我用同行身份,係會議室「話」咗佢一輪。當年係「空降」做經理,好多同事嘅資歷、人工,同有幾多料我都知道,有啲同事真係 underpaid 咗,有啲同事人工高但又覺唔係咁值,覺得好唔 fair…

最感慨嘅係有次去到一間中學,遇到一位對設計有潛質有熱誠嘅學生,佢好想從我身上打聽真實嘅設計世界,那刻我居然有種想迴避嘅感覺,回想起以前決心去讀設計嘅時候,係完全兩種情況,兩種心態。

講咗咁多,其實係想話畀同行知,一個設計行業嘅調查研究係幾重要,佢會畀你知揾工或做 freelance 時叫價應該幾多(至少有個參考),如果你係學生,係你選擇投身呢個行業前,畀你清晰真實嘅資料係學院同呢個行業嘅責任,再進一步,學生及在職人數、新增職位數量等數據,都直接影響行業嘅生態發展。

香港設計行業充滿怨氣嘅真正原因,唔係啲客啲老闆對你幾咁差,嗰行業對你幾咁唔公平,而係充斥住一班犬儒,唔肯面對問題,唔肯想辦法去解決問題嘅失敗主義者,其實只需提供一啲在職資料,就已經 take 緊 action 去作出改變,咁簡單點解唔做?

【職人統計:20-21年度設計行業問卷調查】

看完《石漢瑞的圖語世界》後的一點感慨……


上星期參觀了《石漢瑞的圖語世界》展覽(“Look: The Graphic Language of Henry Steiner” Exhibition),石漢瑞 Henry Steiner 可說是香港第一代的平面設計師 (之前的可以稱為美工),我不認識 Steiner,但我那代設計師無人不知他是誰。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年畢業後找工作,自薦到 Steiner 的公司,雖然不獲錄用,卻收到一封回信,用公司正式的信封封紙,正式回覆沒有聘請設計師的需要,謝謝我對公司的興趣……我還記得他公司的信封設計和那幾條盪金線,打後三十年的設計生涯中,找工作從沒有遇過上述「回信」的情況,Steiner 對行業的尊重,是令我敬重的。

今次看 Steiner 的展,感覺更像打開時間囊一樣,看見六十至九十年代香港平面設計的發展,百感交雜。原先在紐約從事設計的他,61 年到港發展,六十年代初的香港是怎麼樣?大家上網去搜索便知,兩個地方對設計的差異是怎樣,大家也可想而知,而香港自六十年代後的現代化及經濟起飛,Steiner 就是將香港平面設計導入現代化的「開國功臣」之一。

一九六六年,香港首個現代化的商場「海運大廈」
.
山頂的「老襯亭」,香港七十年代的建築 icon 之一
.
年青一代未必知電話簿係乜……
.
ETC 是匯豐首次在香港引進提款機
.
匯豐 logo 是其代表作
.
以前電話公司的 logo
.
No Frills 係惠康超市下的品牌,設計的「系統」就由此可見。
.

平心而論,六十年代,在香港找有國際水平的設計師並不容易,難怪當年 Steiner 的客戶多是外資大企業,這些企業對設計的認識及要求,都超出當時港人的視野水平,而剛由纽約來港的 Steiner,可說是「食正條水」,因此設計的現代及系统性,由此呈現於香港人前。這對於現今的年青人來說,可能感覺不大,因為設計已相當普及,但對我這些成長於六七十年代的 “oldseafood” ,數十年間的變化及刺激 “excitment ” ,感受特別深刻。

今時今日的香港,去辦一個 Henry Steiner 的展覽,而又特别像一個「回顧」展,對我來說,更覺另一番意義,是否意味著一段時代的敍述,此刻要加上一個句號。

另外,相對於當年設計界「四大天王」的風頭,我認為 Steiner 多年來在設計界算是較「低調」的一位,如果你問街上十個人,我估十個都不知 Henry Steiner 是誰,若你想他們認識 Steiner,只需告訴他們 Steiner 就是匯豐 logo,及銀紙(舊版)的設計師便可以。雖然我說他較低調,但並不代表他是那種「各家自掃門前雪」的設計師,在業界他有參與,也有「發言」。

而最近一次受網媒採訪的「發言」,更令我對這位前輩敬佩萬分,過往像我們這些後輩,無論對業界有諸多不滿,叫喊得連牙血也流盡,也見不得有那些德高望重的名人大師發言回應,今次 Steiner 的「設計者互不溝通,這是香港設計界的一大問題」,則最令我動容。


Henry Steiner 受 Grit Media 的訪問:


《石漢瑞的圖語世界》展覽
日期:2021 年 4 月 10 日至5 月 30 日(逢星期二休館)
時間:10 a.m. – 8 p.m.
地點:香港知專設計學院 HKDI Gallery
前往:港鐵調景嶺站 A2 出口


你識條鐵咩?


諗諗下,向來定位自己係一個「體制外」嘅設計教育者,加上近日大家對小米品牌嘅反應,覺得需要再講多啲,我向大家推薦呢本舊書,等大家了解多啲搞品牌係點嘅一回事。

《設計品牌》已經係 07 年嘅書,作者係原田進,名氣雖然冇原研哉咁大,但都係一位經驗豐富嘅設計師,呢本書靚嘅地方,因為真係好全面、實戰同貼地咁介紹佢係日本做品牌嘅情況,一些基本理念,整體流程,會遇到嘅問題等,有些章節甚至描述到開大會時客戶嘅心理狀況,我抽咗幾頁影低,例如你睇下佢哋開會 present 嘅「初稿」有幾多,評審嘅畀分方法,再睇下其實 Sony 係 1957 到 1973 年嘅變化同小米嘅真係不遑多讓。本書嘅 contents 已經有八頁咁多,認認真真去搞一個品牌,真係話咁易咩……

《設計品牌》

著 原田進  譯 黃克煒

中華企業形象發展協會策劃

晨星出版

2007年1月30日初版

「設計民粹」的擴張?評小米的品牌更新

最近小米的新 Logo(見圖),由原研哉處理,面世只有短短時間,已引來大批回應(或嘲諷),但有內容意思的回應及評論則見少,也從中可見大眾的「設計(普及設計)水平」斤兩多少,我也忍不住在百忙之中,抽空寫這了篇評論,避免「設計民粹」不斷擴張。

首先今次大家都把重點放在三年時間,兩百萬及四隻圓角上,這全是捉錯用神,首先這是一個「品牌更新」的計劃,不是一個單純視覺標誌的再設計,早前類似的計劃有 Google,近期則有 BMW,這些大品牌的「品牌更新」,都有一種經驗做法,大概都會是一些細位的調節修正,總之主體很少有突然的大變化,品牌 logo 的進化,一般都是這樣,循序漸進,當然有其原因經驗所在,專業範疇,不會在此詳述。

但世事非絕對,曾有些品牌嘗試大躍進,例如英國的 BP及百事可樂,結果都是極具爭議之作。

重新一次,這是一次「品牌更新」的計劃,Logo 或視覺標識系統,只是整個品牌的一部分,我很怕一些客戶以為搞品牌就是搞個 Logo,或一些視覺上的東西便算,這是膚淺的理解。

品牌的重點在「品牌景願」,或一種立場見解,一種獨特的「價值」,這類「抽象價值」,在華人社會裏是很難理解的。以往小米類似的定位或「價值觀」,都是很「大路」及不明顯的,例如「…令生活更美好…」之類,而小米初面世的時候,感覺像平價或大眾化版本的蘋果,或無印的家電版(至少在包裝上有同類風格),採取的是一種 follower 的策略(我不想用坊間常說的「抄襲」,這是粗疏的描述)。

今次小米要棄掉這種 follower 的策略,要建立立場和價值觀,清晰及強化自身的定位,於是用 Alive「科技越是進化,就越進入生命的形態」這一概念,這是一個值得大家咀嚼的說法,至少給我不少聯想:『科技的基礎是理性邏輯,但「越是進化,就越進入生命的形態」,那是否意味生命的形態其實是極至理性邏輯的表現?但如果是這樣,「感性」在生命中又處於一個怎樣的位置?而「感性」又是否一直被誤解,其實它也是終極理性的計算結果?』

過去我常聽見有人說,電腦可以發展出「設計」(或藝術)的能力,而人工智能,又有沒有能力去衡量一隻「圓角」是否一隻「完美的圓角」?

|x|^n +|y|^n=1,今次這條公式確實有趣,而 logo 的圓角,是將 n=3 代入,它正好是由正圓到正方之間的「中間數」,品牌的發佈也同時帶出這條公式的運用,它代表了什麼?一般設計師或藝術家做創作時會否為每一條弧線曲位都用數學公式去處理?我想極其量都只會用黃金比例去處理一些造型比例或構圖上的應用。但可憐的是我在網上看見一些嘲諷,隨意開個軟件畫個圓角,意下作品就是如此「簡單、直覺和一種主觀的感性」。


確實以往的設計,特別在視覺傳意設計的範疇,多以風格化為主,講型格美感,「視趣」或「意趣」(視覺趣味,意念趣味),但我在早前的文章〈給設計師的最後敬告〉裏曾帶出一點,就是以往職業設計的工作模式已走到盡頭,設計師應思考如何作出自身的革新,就以視覺傳意設計範疇來說,已再不是單純的美化,型格化客戶的方案,因為這種型式的設計已非常普及、飽和,以及技術和資源已下放民間,「這種設計」已不再是你設計師的專利。

所以今次小米的 Logo,在視覺上,你期望新設計會帶給你什麼驚喜?能有驚喜嗎?我膽敢說無論由其他設計師處理,結果都可能是不過不失,或由蘋果轉做橙,橙轉做蕉,都是「個人喜好」的東西。

視傳設計師自身的革新,我認為有一重點,就是由「內容傳遞者」,演進成「內容創造者」,所以我特別敬佩敢於創造立場,提出嶄新理論,文字、視覺、概念並存的設計師。

小米的「品牌更新」,就是原研哉替小米創造內容的工作。如果你仍停留在美感、「視趣」、「意趣」,或「夠竟淨係改做圓角夠唔夠?」上,仍然嘲諷「改個圓角就係大師嚟㗎!」,就確實回應了原研哉的設計,意思是『你以為是單純「感性」的小改動(圓角)嗎?我就在那裏給你理性,給你概念,這都是包含在我主張的立場中』,而設計理論中的 form follows function 形式追隨功能(視傳可理解為 form follows content 形式追隨內容),而圎角這個簡單的 form,卻能推敲出一種內容上的伸延想像,這絕不是隨意之作。

至於坊間那些什麼三年兩百萬的點題,這裏都不想多說,也沒有什麼誅心論,對一般非職業設計師來說,真的「識條鐵」,不少品牌計劃動輒兩三年不足為奇,因當中涉及不少高層,也不要以為原研哉在三年間只專做你小米一個方案。三年間可能涉及不少資料搜集、調查研究、定位分析等,也可能經歷無數次的會議及初稿,甚至中途擱置,兩百萬也非大數目,這視乎客戶的 project scale,若以大師參與而作為廣告策略的一部分,兩百萬在一般大企業的廣告預算中,實在是小數目。而整個項目也並非只有 logo 或企業識別系統的更新,「品牌」是一個整體策略,遠多於只有你眼見的東西,因為沒有計劃的內部資料,現在去著眼三年兩百萬是否值得?實在多餘。

我反而更有興趣的是小米如何把今次 Alive「科技越是進化,就越進入生命的形態」這個概念體現在營運及產品上,而不是單純 logo 或企業識別的表現,這點是拭目以待的,而去評論一位設計師是否「欺場玩嘢」,最好先了解其背景及 portfolio,過往的立場主張,如果今次原研哉設計出非原研哉的作品,我才感到驚訝。